第三卷 大明度无极经全文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8:28:36编辑:优婆塞

第三卷 大明度无极经全文

地狱品第六

鹙鹭子白佛:“明度道弘普入景慧,天中天。自归明度无极,天中天。行寂无秽,去冥示明,巍巍至尊无不成就,天中天。无目惑者,授道慧眼,无生无灭,苦者得安,悉入无想明度慧门大士之母,拔生死根大神已足,三合十二转明度,天中天。开士当云何于中立,天中天?”

佛言:“敬明度当如敬佛,于中立,自归当如自归佛。”

释心念:“鹙鹭子比丘何因发是问?”

则报之曰:“是明度护于开士,代欢喜功德施与无上正真道之恩也,若有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皆不若。譬人生堕地盲,若士众之行无前导者,欲有所至不知行。夫五度如盲者,开士离明度欲入一切智中不知所行,明度将护五度与目与名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云何入明度中守?”

佛言:“观五阴无从生灭,见五阴无生灭处,明度亦然。”

又白佛言:“作是守者为逮何法?”

曰:“逮无所逮法,无所逮法名曰明度。”

释白佛言:“明度不逮一切智耶?”

佛言:“不作是逮者,无所著,无名,无识。”

释问:“复当云何逮?”

佛言:“如无所逮故能逮。”

释言:“少有及者,天中天,无如明度!诸法无生无灭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开士作是念者离明度。”

佛言:“明度空无所有,是故不远不近,不成不坏。”

问曰:“信此,为信何法?”

佛言:“为不信五阴,不信沟港、频来、不还、应仪、缘一觉。”

善业言:“大明度是开士法。”

佛问:“何缘知大明为开士明度乎?”

对曰:“五阴不大不小,不退不乱。如来一切智有十种力,不强不弱,不退不乱。何以故不退不乱?一切智不广不狭。天中天,若有是念想,为不求大明,非大明威神,欲度众生是为著。何以故?人本无,大明度亦无,人不坏明度义,然人所出生乃如来现力如是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若有信是法者,不疑者,其人从何来生?求道以来几时乃得解中义教?”

佛言:“从他方佛刹来生,已问其义,闻即恭敬,视师如佛,念曰:‘吾已见佛矣。’”

善业白言:“明度可得闻见不?”

曰:“不可得见也。”

“开士求佛以来几何时随此法?”

佛言:“非一辈学也,各有本行。或前供养若干千佛具持经戒,未时闻斯定弃而不敬,来世佛所闻,当复弃去。”

佛言:“其人自随身意受愚痴心,自用以斯罪自弊。闻人说明度复止之,止此者为止一切智,为止往古来今将导明眼矣。以斯愚罪断于经法,轻易应仪,受不信之道,死入无择狱其岁难算,勤苦毒痛不可具言,天地坏时当适他方大地狱中,展转三塗劫数无量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其罪等于五逆微喻之耳。”

佛言:“其罪难为譬喻。是明度学诵时,若有心念非如来所说止人学者,自坏复坏,人自饮毒复饮人,是辈人自亡不晓明度,复误他人,学士无见斯人坐起、言笑、通好、饮食也。何以故?断是经故。斯人自在冥中,复投人于冥中,其人自饮毒杀身无异也。断经之愚人信其言,罪苦等矣。诽谤明度,为谤十二部经也。”

鹙鹭子言:“佛未说谤断经罪入太山,其形类如受身大小,愿哀释之。”

佛言:“无问!闻之必恐中热沸血,由面七孔忧焦损命,由斩华著于盛日萎枯而丧。愚夫死然也,其身长大丑恶,臭处无不恶见。吾难说,彼毁尊法人处地狱中,所受形类也。”

又白佛言:“愿说其罪,令来世人敬奉明法,畏慎不犯谤断罪重痛如彼。”

佛言:“以示人大明,后世闻者诽谤得罪,在地狱中苦痛无期,其罪可知矣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人常当护身口意行,夫谤明法乃致斯罪。”

佛言:“痴人于我法中作沙门,诽谤明度,言非止断者,为止一切智十二部经,为断三世诸佛道,为断比丘僧者,受恒沙劫罪。”

善业问:“谤诽断经者凡用几事?”

佛告:“斯士女无戒,为邪所中故不乐深经,以斯二事断明度矣。又用四事:一者、随恶师言;二者、不以顺学;三者、不承开士法;四者、主行谤断经法,好索人短以自高。是为四事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不睹深归少有信者。”

世尊曰:“然。”

重问:“何缘少信佛?”

佛言:“往古来今五阴不著不缚不脱。所以然者?以其无形,明度义然,故少信者矣。”

清净品第七

善业白佛言:“少晓明度无极未狎习者。”

佛言:“五阴清净,道清净,道清净五阴亦清净,适等无异。五阴清净一切智清净,一切智清净五阴亦清净等无异。今断前亦断,今不坏前亦不坏,今正等无异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甚深清净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清净。”

鹙鹭子言:“极明虚无,无瑕秽,无所有,无不遍,无生欲,无色想,清净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清净矣。”

又曰:“五阴清净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不知,不随,不想,清净矣。”

又曰:“一切智明度不增不减。何以故?无所有经护清净。”

佛言:“清净矣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意清净,五阴清净,五阴清净意亦清净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本清净矣。”

“一切智清净,道亦清净。”

佛言:“本清净矣。”

“五阴无边,意亦无边。”

佛言:“本清净矣。”

“大士明照其源,其故明度本清净,不在彼,不在此,不中。”

“本清净矣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开士有想,便离明度远。”

佛言:“善哉!如尔言,有名想便著。”

曰:“难及,天中天,是明度!如来安济群生说是于著。”

鹙鹭子问善业:“何所为著?”

答曰:“念五阴空著,念往古来今皆著。”

释问善业:“何因著?”

答曰:“心想念施与无上正真道。心无,当何等施?是善人欢乐教人于本空,如是无过,如佛所教,出于诸著中去。”

佛言:“善哉!汝为开士大士,依空不著。复次,若有深著想念如来,随所想便为著。往古来今佛无所著法,代欢喜以施作无上正真道者,法无往古来今,一切不得有施想,无念,无见,无闻,无心,不念心。”

对曰:“甚深,天中天!”

佛言:“明度本清净矣。”

善业言:“自归明度。”

佛言:“法无作者。无作,无上正真道者。”

善业言:“如佛教,无作者。”

佛言:“不两法,本无一,本无是,本无无作,是本无者,如是一切疾过著去。”

对曰:“难了,天中天!”

佛言:“如是无得佛者。”

对曰:“明度不可计也。”

佛言:“然,心不自知心。”

善业言:“无作明度者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无师作者,求明度不五阴求,不空五阴求,为求明度。五阴不满为非五阴不求,为求明度。”

对曰:“难及,天中天,著无著!天中天,著无著,是者为不著。”

佛言:“五阴不著不求为求明度,五阴著为不求明度,沟港、频来、不还、应仪、缘一觉著为不求。何以故?著出一切智中。如是开士著不著,为出为守一切智。”

对曰:“难逮,天中天,甚深所说法!说之不减,不说不增。”

佛言:“如是不减不增。所以然者?如来尽称誉虚空,亦不增减。譬如幻人,誉毁不能使其有喜戚增减矣。吾经说众生各学讽诵,经亦不增减。谦苦求明度守者,不懈不恐,不动不转,随是教不舍还。何以故?作是守者为守空,诸天人鬼龙皆当为作礼,以其服大慈法铠与虚空战,济众生之祸,现世景福之故也。”

善业言:“被铠誉虚空举三处人至大精进上勇猛。天中天,法如虚空故,索无上正真道,欲得平等最正觉。”

有异比丘心念:“自归明度者,为无生灭法。”

释语善业:“作是求,随是教,何因随是教?”

善业言:“明度随是教者,为随空教。”

释白佛言:“学明度者,当说几闻?”

善业:“云何释,见法不?当所护者,随是教者,众生不能得其便也。行明度护,为护虚空。云何释,有力者能护响不?”

曰:“不能也,如响亦无想念。”

为求明度,持佛威神,三千大千诸释梵、四天王、诸尊天王,一切皆来为佛作礼,绕三匝却住一面,念千佛号字、形容被服、所出国土皆如释迦文,其弟子字皆如善业,问明度者皆如释,其本教授时皆同一处,开士大士皆被大铠学明度。

佛告善业:“慈氏开士作无上正真平等觉时,亦当于是说明度。”

曰:“云何说五阴?”

“不受说,不空说,不著说,不脱五阴说。”

叹曰:“清净,天中天!”

佛言:“五阴清净,明度清净,如空也。”

对曰:“五阴无秽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无秽矣。”

善业言:“学是者不横死也,诸尊天常随之。经师月八日、十四日、十五日说经时,诸开士常来大会。”

佛言:“是善士女得功德甚多难计!所以然者?明度无所近,法无所取,经无有、无得、无瑕、无玷、无求、无想,是为求明度,无所观见法。”

诸天子心大欢喜,同声而叹曰:“斯天下乃再见经轮转!”

佛告善业:“不两经轮转,无所从生法,不来不去如是。”

善业言:“永安开士诸法皆无所挂碍,作无上正真道平等正觉。”

佛言:“无经轮转,无经还。何所为经轮转?无见经还。何所为经轮转?无见经,无观法。何以故?诸经所生,如虚空无转无去,作是说便为说经。无说经者,无闻者,无证,是说经者为灭度,是说经为无人。”

善业白佛:“如虚空无极,悉明度平观诸法无不明了。天中天,本空无上,诸法不可逮,无著,无身,无去,无来,无有,无持,无尽,无根,无所从生,无灭,无作,无师,无知,无想,无所挂碍,无适,无坏,无本,如幻无见,如梦无我,清净无秽,不可见,无处,定不动摇,无念平等,不动法不移,无欲法无异无所生,向无想去垢尽恚恨,无人,人本无,不观法无所起,不至边无所止,不腐不败无不入,诸应仪、缘一觉所不能及,不乱无误,不可量,无小法,无形,无所生起,无苦,诸法不相侵,无我,无所著,空诸法无所出,力无能胜者,不可计出计去,无所畏心不懈。如来诸法本无,无师,无为寂寞,明度无极,天中天。”

悉持品第八

帝释作是念:“今见佛闻明度无极者,过去佛时人也,何况学持讽用是教住!其人前世供养若干佛从问事已。是善士为更见过去正真正觉,从是深法闻说时,不疑不恐,不畏不难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是深明度开士大士信受者,视当如不退转。何以故?本精进故。”

释语鹙鹭子:“是法甚深,从斯定难乃尔乎!闻其义而不信者,彼求道未久,以斯为难矣。自归明度,为自归一切智矣。夫一切智者,是明度所照明,当作是住解慧。”

释白佛言:“云何于明度中住解慧?”

佛言:“善哉!释若今作是问,持佛威神使若发此问耳。开士求明度,五阴中不住为应行,五阴不究竟,尔故不于中住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甚深,天中天!是法难见无边!”

佛言:“五阴甚不住不随,不入五阴中。”

鹙鹭子言:“有不退转开士,当于前说之,闻是慧法不疑不厌。”

释问鹙鹭子:“未授决开士若于前说,将有何异?”

曰:“未受决者闻之或恐退。若大士闻斯义得净定者,疾近受决,不久或见一佛若两便受决,或自于斯中受决,得无上正真道。”

佛言:“如是求佛乃从久来,当作是知。未受决者,当闻见是法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我乐是语,乐人中之安。”

佛言:“乐者当于佛前说之。”

鹙鹭子言:“譬如开士至德,自于梦中升佛座坐,当知斯开士但欲成佛。如是,天中天,是明度若有得者,其功德欲成满近佛。”

佛言:“善哉是语!乃作是乐如佛威神。”

复白佛:“譬若欲行万里若二万里,到大深泽中,遥想见牧牛羊者境界居舍丛树,心中作是念想‘郡县聚落将闻见之’,稍稍前行,但欲近郡县,不复畏盗贼。如是,天中天,开士大士得是法,今近受决不久,不复恐堕应仪、缘一觉道中。何以故?上正想见已。欲见大海者便稍稍往,想见其山林,明虑谛见海尚远,即不想见矣。若但欲至,无复山树之想矣。得此法者虽不见佛从受决,今作佛不久。譬若春时,树叶稍欲生出,当知此不久华叶若实当成熟。何以故?上想见叶华实当知成熟,斯土有眼者大欢喜,用见叶华实故,当知成熟。如是开士大士上想受决,不久今受决,作无上正真道。”

佛言:“善哉!善哉!鹙鹭子,持佛威神使若说明度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难及,天中天!悉豫了署开士大士作如来、无所著、正真道、最正觉。”

佛言:“用是故,开士大士昼夜愍伤群生,欲使其安,自致无上正真道成作佛时,悉为说经。”

善业言:“云何求得成就作佛?”

佛言:“经中作是观,五阴不过为求明度,不观见法为求明度。”

对曰:“不可计,天中天所说。”

佛言:“如是,五阴不可计,不可求。”

对曰:“谁当信是者,从是求开士大士?”

佛言:“何所为求?正使求者但为名耳,是中开士大士明度,力、四事、佛法、一切智无所近。何以故?力不可计,四事、佛法、一切智皆不可计,五阴诸法亦然也。正使作是求,为无所求,为求明度。正使作是求,但为名耳。”

善业言:“甚深,天中天!斯乃宝将中王与虚空战,勇德难胜,令佛行业传之无穷。”

佛言:“然。尔故开士欲疾书是经至死。何以故?于宝中多有断起。”

善业言:“弊邪存想欲使经断。”

佛言:“邪欲断经,会不能胜。”

鹙鹭子问:“持谁恩不能中断?”

第三卷 大明度无极经全文

佛言:“十方现在诸佛威神,悉共拥护是开士大士。佛所授定,邪不能断也。”

又白佛言:“是明度若念诵持学书者,诸佛威神皆共拥护之。”

佛言:“我眼视是学持诵者,最后书持卷者,当知是辈如来眼所见。是至德受持是经者,疾近佛座得大功德。如来去后,是法当在释氏国,彼贤学已转至会多尼国,在中学已复到郁单曰国,在中学已却后我经但欲断时,我斯知已。尔时,持是明度最后有书者,佛悉豫见其人已,佛所称誉也。”

鹙鹭子问佛:“郁单曰国当有几开士大士学斯定?”

佛言:“少耳。是经说时,闻不恐不难,为疾近如来。其人前世闻如来已学,开士至德,持戒完具,多所度脱。是辈索佛道者,我知是高士近一切智。其所生处,志尚所归当学斯义,欲求无上正真道。是人行尊,邪终不能动使舍佛志也。闻明度已,得极欢乐尊,得大乘德,逮近无上正真道。虽不见我,后世得是法,为面见佛。佛说斯语如矣,傥有求道者,当共教劝令学佛道,我悉代欢喜。有作是教者,心复心转转相明,自在愿生何方佛刹。所生异方,面见佛说经时,当复于后教人求佛。”

鹙鹭子白佛言:“难及,天中天!云何乃有是?如来往古来今斯高士何法不知?何求不得?云何乃有是决?甫当求佛者,是辈为精进逮入六度中学。”

佛言:“是辈人有求经不求者,会值经法。愿不离经,索无止时,不索自得六度。”

鹙鹭子问:“有睹斯明度定,众经由之出乎?”

佛言:“有解明度者,诸经出之。所以然者?是佛教法,当教一切人劝令取佛,亦复自学斯经深义。彼诸高士所生逢佛,获六度无极矣。”

觉邪品第九

善业问佛:“高士种类欲学,当何以觉其难?”

天尊曰:“欲学明度无极心不喜者,当觉邪为心妄:疾起心欲学,卒斗乱起;若书是经,雷震畏怖;开士转相调戏,左右顾视;书是经邪念,不著经从座起去,自念‘我不受决法,不在明度中’,便乱心起,内不得静;自念‘我乡土、郡国、县邑不闻是经’,意悔舍去。其人却后若干劫,闻余道经喜,不能任明度而随异经,便堕应仪、缘一觉道中,是为枝叶。譬若男子得象观其脚,云何黠不?”

曰:“不也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如是求开士道,弃明度去,反修学余经,得应仪、缘一觉道,曰黠不?”

曰:“不也,天中天。”

天尊曰:“譬若欲见大海而睹陂水,曰斯巨海矣,黠不?”

曰:“不也。”

天尊曰:“开士弃深明度取余经,堕应仪、缘一觉道中,有智无?”

对曰:“不也。”

天尊曰:“譬若作绝妙殿舍,匠师意欲齐日月宫殿,于善业意,能作不?”

对曰:“终不能也。”

“斯匠黠不?”

对曰:“不也。”

天尊曰:“求开士道闻明度已,复弃去,学应仪、缘一觉道法,欲于中求佛,是人黠不?”

曰:“不也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譬若欲见飞行皇帝,反见小王形容被服,谛熟观之曰‘斯但是飞行皇帝也’,是人黠不?”

对曰:“不也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甫当来开士得深法已,复弃去,入应仪法中欲求佛,云何有智无?”

对曰:“不也。”

“譬若大饥,得百味饭不食也,欲得六十味饭;商人得无价明月珠,持水精涂明月珠,欲令合同,是人黠不?”

对曰:“不也。”

佛言:“甫当来开士得明度经,反比应仪道,弃去,入应仪法中欲得作佛。

“复次,当书时,邪使财利从他方来,闻利便弃法,往不能书成也,当觉邪为。书是经时,莫言我书,莫作是语也,当从经中闻决,作是言者,邪得其便矣,不尔者邪界空。书时意或著世兵贼、斗乱、亲属、财利、饭食、病瘦、医药,念父母兄弟及众余念,开士当明觉斯为邪使。

“复次,我有名深经,邪从次读之,便行乱学明度者意,令释本崇末,便不得变谋明慧。”

佛言:“开士大士欲说变谋明慧,从明度索之而今逮得,复弃去,于应仪道中索变谋明慧,是开士黠不?”

曰:“不也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受经人欲闻法,师便不安;正使安欲与明度,受经人舍去;师徒不和,书不成也;学人来受,师欲至他方,两不和矣;或念在衣食财利,受经人亦无用施本,不得明度,如是当觉邪为。受经人正使无所爱惜不逆师,师有斯经,弟子问事,师不肯解之,受经人赍恨退;或时师欲说,受者不悦也;师若身疲不能起说经,学士志锐而不得学者,当觉邪为。

“复次,是法说时、书时,傥有来者说地狱、饿鬼、禽兽大勤苦,当早断之作应仪,无荷重患矣;若复于众誉天上乐,云于彼五所欲自恣所存,亦可一心念空,然虽获所念,会当别离,受彼众苦,不如于斯索沟港、频来、不还、应仪道,莫与坏败虚空从事。

“复次,师尊贵心自念:‘有敬归我者,我与明度,不者则止。’学人自归不避剧难,师不肯授,欲到四剧怖中,又告之曰:‘谷贵之处,虎狼贼中,五空泽间,我乐往彼。尔谛思议,能随我行,忍此勤苦,不得后悔。’弟子忧曰:‘师具解奥不肯相授,吾奈之何乎!”师徒志乖,明度书学诵经经行之时,弟子愠厌,不复受学,稍舍就俗,令经法义擁,当觉邪为。

“复次,师健,乞丐多方便,欲懈惰去,便谄语学者:‘我当到某处有所问讯。’如是不知,当学诵经行时遇此,当觉邪为。

“复次,弊邪常索其便,如斯之恼无得受深法者。”

善业问:“何因如兹?”

佛言:“弊邪主行诽谤明度言:‘我有深经,其义玄妙,余皆非法也。’是故,新学开士心疑恐非,明度无极终始不学。邪事一起时,有开士深守禅行,便得沟港道,是为证。”

照明十方品第十

善业白佛言:“佛说明度无极照明于世,何谓照明?”

天尊曰:“如来持五阴示于世。”

又问:“云何视现?坏五阴现世耶?不坏现世乎?”

天尊曰:“五阴本无坏不坏。何以故?空想愿无坏不坏。无所生无坏,无所识无坏不坏,五阴本。空想愿无所生,无所识。明度示现于世,无量人心如来得明度悉知其源。何等为知其源?人本心,本心本人本等无异,如是明度出如来示现于世。

“复次,善业,疾心如来从明度悉知。何等为疾心?乱心即知。经本出入于心中,本无入经亦无出经,心故为经本,经故为心本,本经不疾不乱即知。何等为疾心即知?随其疾尽,尽为无所有,为心如无所有,不疾乱,是为疾心即知。如是明度出如来示现于世,爱欲心本即知,瞋恚心本即知,愚痴心本即知。何等爱欲、瞋恚、愚痴心本即知?爱欲心本非爱欲心,瞋恚心本非瞋恚心,愚痴心本非愚痴心。何以故?心本不现无想,无想是无爱欲、瞋恚、愚痴,是为本无。如本经无本,如是明度出如来,爱欲、瞋恚、愚痴心断即知。何等心断即知?心断非爱欲也,非瞋恚也,非愚痴也。何以故?爱欲心断本,瞋恚心断本,愚痴心断本,皆无所从出,无有本,无所从生。诸法无所从出,无爱欲爱欲断,无瞋恚瞋恚断,无愚痴愚痴断,不可得见。如是明度出如来示现世间,为有德为人故,旷大心即知,无大小,无益心,无去心。何以故?心本断如是出如来,用有德用人故,无边幅心即知,是心不去、不来、不住。何以故?本空无所出,本无不来、不去、不住,如是不可量心即知,不增心身中心知如虚空不可计,如是心知,明度出如来,不可计人未见心即知。何以故?无想,一切见经诸法如心等心,如诸法想非诸法,诸法非心想。何等想非诸法?何等非想心?诸法无想心,亦无想不见,如是明度出如来,欲得是致是,用有德用人故。何等欲得是致是?一切欲得致,在五阴中住,欲得从是便致是。

“善业,如来云何欲得是因致是?从死致死是为色,从死致不死是为色,从不死致不死是为色,不有死不无死是为色,五阴如是。有世无我是为色,无世有我是为色,有世有我、无世无我是为色,不有世不有我、不无世不无我是为色,如是得世本源、得我本源是为色,不得世本源、不得我本源是为色,有本源、无本源是为色,不有本源、不无本源是为色,有本源、无本源是为色,不有本源、不无本源是为色,是命是身是为色,非命非身是为色,五阴亦尔。是为欲得是因致是,从我身起如来用。人所著所缚所故,即知为知过去。如来知时知今,如来知时知何等?知色知如本无,五阴亦尔。如来五阴何等为知?如本无,五阴本无,如来本无,作是见本无,五阴本无,世本无,诸法亦本无,沟港、频来、不还、应仪、缘一觉本无,如来亦本无,一本无无异、无所往、无所止、无想、无尽。如是本无,无异如来,从明度中出悉知之,是故名佛矣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甚深,天中天!谁当信是者?独得应仪及不退转乃信耳。”

佛言:“本无无尽时,如来所说无极。”

释与万天子俱,梵众天与二万天子俱,到至佛所,头面著佛足却住一面。

爱欲天子、梵天子俱白佛言:“天中天,所说法甚深,云何其想?”

佛告诸天子:“虚空著无相、无愿、无所住,如虚空无所挂碍,诸天龙鬼神不能动也。何以故?是相无作者,五阴不能作想,人非人所不能作。”

佛告诸天子:“若言有作虚空者,宁信不?”

对曰:“不信也,天中天,无作虚空者。何以故?虚空无色。”

天尊曰:“是想常住,有佛无佛是想住如故,如来悉知。”

是诸天子白佛言:“是想甚深,如来悉知无所挂碍。明度是如来自在道,是佛所居处也。”

佛告善业:“如来恭敬于经承事自归。何谓是经?明度是经,如来从是得无上正真道。用是故,我恭敬经,当报经恩。诸法无作悉知无持来,是为报经恩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诸法不知不见,何等为明度出如来示现于世?”

天尊曰:“诸法无所住,如是悉知见出如来示现于世;五阴不见,作是示现于世。何等不见者?五阴无因缘不见,不见是为明度出如来示现于世。如虚空示现于世,示现于世难得清净,是为示现于世。”

不可计品第十一

善业白佛言:“极大究竟,明度无极无量无与等者!”

佛言:“然。如来无师一切智,是故明度不可称量,安隐究竟无与等者。”

善业白佛言:“云何,天中天,如来无师一切智无量无边?”

佛言:“五阴不可计量,诸法亦尔。五阴无边,诸法边幅无获其际者,用何等故五阴诸法亦尽处?云何,善业,虚空可计尽不?”

对曰:“不可尽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诸法亦然,用是故如来法诸法无边量。用法无量故,发心起学无量明度,如是本无心念。譬如虚空无心无念,有心有念因随作是说不可称计。”

时,五百比丘、二十比丘尼得应仪,六十清信士、清信女皆得沟港,二十开士逮得无所从生法乐,皆当于是贤劫中受决。对曰:“甚深,天中天,明度极大安隐究竟!”

佛言:“如尔云矣出一切智,诸开士、缘一觉道悉从中出。譬若转轮圣王,一切国土皆为臣隶,王无所忧,佛法、缘一觉法、应仪法皆从中出立。五阴不受不入,沟港、频来、不还、应仪、缘一觉、一切智道不受不入。”

善业问:“何等一切智不受不入?”

佛言:“云何若见应仪等所入不?”

对曰:“不见也,天中天。”

佛言:“善哉!善哉!我亦不见如来所入处。如我无所入,一切智亦无所入。”

爱欲天子、梵天子俱白佛言:“甚深,天中天,明度难了也!正使三千国土人民过去佛时所作功德,一切皆信已具足过一劫,方是深明度中乐一日念,不可量深出彼德有余。”

佛告诸天子:“正使复有贤人,闻是深法已得证,疾使彼辈所信乐过一劫,其功德不及是也。”

诸天子闻是,头面著佛足,绕稍稍却远,俱不复现,各自还去。

善业白佛:“若有开士大士信是明度者,从何所来生?”

佛言:“譬如新生犊子不离母,如是开士大士闻明度已,终不离经师,为从人道中来生。”

善业白言:“若有逮是功德,有从他方佛刹来生者无?”

佛言:“有他方佛刹供养已,从彼来生。若于兜术天上,从慈氏开士问慧,今欲求是法不懈,持是功德复还得是经。若有前世时闻,不问中慧,今生闻是经,于中有疑厌不信乐,其人前世不从师问中事。

“复次,开士大士前世时闻是,问其中慧,若一日、二三日至五日,持是功德,今复还得是经便信乐之。若有欲乐闻时,用是乱故其心数转,如秤乍低乍仰,从新学来,如是少信乐,当堕两处——应仪、缘一觉道中。”

譬喻品第十二

佛告善业:“譬若大海中,船卒坏,其船中人不取板樯,不能得渡必于水死;若得板若樯,有健者乘骑便不死,当知顺随海水出也。开士大士有信乐,有定行,有精进,欲得无上正真道而不得明度,变谋明慧不得学,当中道得应仪、缘一觉道。其有信乐、定行、精进,欲逮无上正真道,得学明度权慧者,终不中道懈,过出应仪、缘一觉去,正在无上正真道中立。

“譬若士女持坏瓶取水,知不久必坏,所以然者?未成故。学不逮此深法,终不能逮一切智,便中道厌却堕二道中。譬若持瓦瓶行担水,安隐归至。何以故?已成故。学得深法,知终不中道息恣心止无上正真道。

“譬若大海中,船不善护,以财物著中,至于道坏,财物离散,亡其重宝。如是开士大士正使至意学,不得深法,当知中道厌便亡名宝,中道懈怠堕二道中。譬若有人施张大海中,故船补治,持财物著中有所至,不中道坏必到其处。如是开士大士有信乐、定行、精进学,又得深法,终不中懈,正上无上正真道中立,终不堕两道,正向佛门。

“譬如人年老而身病,云何是人能从床自起不?”

善业言:“不能,天中天。或时起,无力不能自致。正使病愈能自起,会不能行步。”

佛言:“如是开士大士具如上所行学,不得深法而欲逮无上正真道,终不至佛,当中道懈堕二道中。

“譬如老病人除愈欲起行,有健人来扶持之告曰:‘无恐,我自相送。’终不中道相弃,送著所乐处。如是具有上行开士,学得此深明度无极变谋明慧,当知终不中道懈,必能究竟,于中得无上正真道。”

本文链接:第三卷 大明度无极经全文

上一篇:佛说兴起行经全文

下一篇:佛说大七宝陀罗尼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