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佛时,两袖清风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09:20:34编辑:

  高原古刹,悠悠晚钟,见者闻之,无不洗心涤虑,凡心顿敛。连日来的烦恼,荡涤全无,隐藏于心的忧愁一扫而光,人生的风风雨雨,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,统统疏于脑后。超然于身物之外,不再为纷纷繁繁的环境所左右;宁静空灵,不再为炽烈诱人的名利所牵累。此乃佛法之微妙,实亦人生稀得之境界。
  
  “佛家于内心之照察,与人生之体验,宇宙之解析,真理之证会,皆有其特殊独到之处。”想当初,释迦牟尼在波罗奈城的毕钵罗树下盘膝而坐,他所思考的并不是构筑一个严密的形而上学的体系,更不是修炼什么长生不老的法术,而是在苦苦追寻一种生活的真谛。
  
  也许正是缘于此,经书佛典为中国历代文人墨客所钟爱,他们不一定是佛家的信徒,也不会专注于教义的理解与领会。“含玄妙为酒浆,玩五经为琴簧。”领悟一点佛的微妙真意,淡一点物欲的苦求,多一点心灵的宁静与恬适。经历了太多的宦海沉浮,人情世故;看够了 世间的争名夺势,世情冷暖。重回小屋,点一盏烛光,沏一杯香茗,捧读佛经,驱散心头的迷雾,融化感情的积雪冰霜。重新找回迷失已久的“真我”,寄情于诗文书画,笑傲江湖,不亦乐乎?
  
  当人类告别原始森林,一步一步走向文明的现代社会,人类的心灵再也无法平静下来,而愈发躁动不安。都市繁华,霓虹闪烁,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:明灯幻彩的星级宾馆;牛市、熊市,股海浮沉;还有那林林总总的评职称,调工资等等。在金钱与权势的魔力下,又有几个不怦然心动,还能独守那份宁静淡泊的心境呢?
  
  淡忘了娇妻爱子,忽视了父母高堂,冷漠一切世间温情,汲汲奔走,浪迹江湖,为功名耶?为利禄耶?豪华的住宅,高档的汽车显赫的权势,已成为一副“美丽”的枷锁,禁锢着人们的躯体,也深锁着

\

人类的灵魂,深陷其间,而人们已经浑然不觉。
  
  物欲的满足,常常让人们忽视了心灵的匮乏,曾几何时,面对纷纷扰扰,忙忙碌碌的红尘世界,人们感到了万分的疲惫与厌烦。面对与日俱增的重负,借酒浇愁,渴望能醉生梦死麻痹伤口。然而酒早晚会醒,梦也不会持续太久,要面对的终究无法逃避。在钢筋水泥墙里关的太久,看腻了都市里的摩天大楼,渴求重返大自然的怀抱,以抒解心结。然而人们织网这么久,早已成为网里的虫,剪不断,理还乱,那里是一两次的远足可以争脱的呢?于是乎短暂的“轻松”过后,我们始终无法跳出如来佛的手掌,一切依然如故。
    
  人们渴求的心灵宁静,渴求的栖息疲惫心灵的一方净土,又在那里呢?于是乎庙宇殿堂中,忽然多了许多善男信女,他们希望,法力无边的佛祖,能够拯救他们的苦难,解放他们的心灵负累。
  
  平心静气,静心澄念,我在佛经的字里行间找到了一把金钥匙,那就是“释然”
  
  所谓“释然”者即放弃、放开、消融、忍隐怡悦之谓也。“虑淡物自轻,意惬理无违。寄言摄生客,试用此理推。”这是我们的先贤告戒我们的。人生如旅行,有人择道有方,驾轻就熟,若行云流水,毫无牵拌;有人却如同甲胄齐身,步履蹒跚,一叹三折,不胜劳顿。世间所谓功名利禄,封妻荫子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又何苦为之烦忧焦虑,劳累奔波的呢?
  
  超富贵之外,淡利欲之心,能从容的散步,会心的微笑,淡淡的啜茶,轻轻的吟诗,默默的感受着人于世间价值和意义。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”忘记没有意义的争斗,离开尔虞我诈的虚伪,视人间沧桑如过眼烟云,还自己一片心灵的净土。
  
  能够释然,方是真正的心灵解放,佛祖指点迷津,拯救还靠自己。若象《好了歌》里所唱什么都忘不了,什么也放不下,那一切亦皆枉然。
  
  负重攀缘,不如卸掉包袱,释去铠甲,轻松前行,祈负重者轻装。
\

>  
  偶读佛经,一点感悟,付诸薪梓,以飨世人。
文/图:演正

本文链接:我做佛时,两袖清风

上一篇:持 箭——畏死受戒 得生善趣(二)

下一篇:抱年轻女人与抱一条死狗的感觉一样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