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月瑛居士舍利

发布时间:2019-09-10 09:21:02编辑:

刘月瑛居士舍利 刘月瑛居士是我的二姑姑,于今年(2003)农历新年大年初二(2/1)凌晨(与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爆炸同天)溘然辞世。走得突然,却很潇洒。走的时候,没有病苦,没有带给全家人任何负担。刘月瑛居士舍利刘月瑛居士舍利  还记得大年初一,我打电话回家拜年时,还与她聊聊几句,没想到她就选在知道全家人都平安无恙的隔天,放下一切尘世纷扰,自在地往生去了。二姑姑为持家和照顾祖母和弟妹们,终身没有结婚。我的父亲所撰的 《 祭文 》中所流露的,正是他和叔伯们对她一生为全家付出的感谢与不舍。  犹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,喜欢到她的裁缝店里玩耍,在像大人一般高的衣料筒(存放裁剪下来的残布的大筒)里跳来跳去,并且挑选好看的布料当礼物。每次去到二姑姑那儿,她总会塞给我十五块钱,要我带着妹妹去市场内的小杂货店里买两包「乖乖」(当时留行的小点心饼,里头常送一些小玩具)。我和妹妹就常这么在她的店里吃着乖乖,玩着玩具,乐不思蜀。写到这里,市场的气味、裁缝店里的气味和摆设就都重现在眼前了。  我和妹妹从小就得二姑姑的疼爱,她总是亲手为我们做童衣、背心和毛衣,她总是说我那当时胖嘟嘟的妹妹「膨头小鸡」(台语),

\

总是称赞我的眼睛很漂亮。这些有趣的点点滴滴犹在目前,相信此刻她在极乐世界知道我的怀念,也会微笑吧。  想我自己小时候,甚至长大了,都还从未好好去思量,在那时因自家农地被政府征作军营、祖父为生计从事煤工,却因煤矿灾变罹难之际,二姑姑以一个女子之身,要帮助全家及另八个兄弟姊妹是多么的困难。并不是未从父亲处听到这些往事,让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难处的,是二姑姑从未怨叹叫苦过。别说听都没听过了,我从小时至今累积的印象当中,二姑姑总是笑咪咪的,连在言谈间都未曾听她谈什么烦闷了,更何况是对家庭成员任何一个人动些许肝火。我只知道二姑姑时常到「山上」去修行,但从不知道,也从未好奇她为什么到山上去,以及到山上做什么。直到自己也入了念佛法门,直到她自在地往生,我才开始对这一切一切明白起来。  她不但自己自在地往生,更在往生后示现种种瑞象(如全身柔软、面带微笑、头顶发热、家中数尊观音像于二姑姑头七日当天同时渗水等等),启发全家人的善念。她还不但示现给全家人看到她一生积累的善缘(于当天起便有来自全台各地前来相伴念佛的同修聚集),更在身后留下不可思议的舍利子,教化世间。  以下四张照片,是由父亲拍摄、母亲加洗分送亲友,并寄至美国给我的。第一张是二姑姑的慈容以及部分舍利(不包括其它的五彩舍利及许多的舍利花。待照片到了,再放上来以飨各位)。第二、三张是比较大的照片。其中第二张的九颗圆润的舍利子,据父亲转述海明寺大德所说,是前所未现的奇象。不只是均匀、坚硬、圆润,而且每一颗都有针孔穿透珠身,在灯光下是透明的。那有斑点的圆珠,在光下是五彩的晶光。图上所现,即是母亲用线将其串成一串,形如佛珠。第三张是三条「如意」,在灯下光呈现透明的翠绿色。火化之时是完整的,不过在捡骨时被搅断了。第四张的水晶舍利塔,是从泰国空运而来,舍利珠与如意就供在这塔内。这个塔不仅是店中最后一尊,而且不是任何人都能取得。必须经过当地的高僧大德亲自判断二姑的确往生,否则其舍利不能供在其中。据父亲的描述,这塔目前是台湾的第二座。  今

\

天是二姑姑刘月瑛居士往生第四十九天。以下是我今天与父亲长谈后,对上一篇二姑姑的事迹所整理的一些补遗。有不少同修好奇二姑姑平时是怎么修行的,我想这得问问我的堂姊(二姑姑的干女儿)。这部分就留待下一篇中再予以转述。  父亲告诉我,二姑从小为持家计,同时扮演家父和姊姊的角色,女当男用,勤苦为家,未为自己起念。她工作勤快,未曾喊苦。在道场多年,吃纯素,不只教人唱诵佛经,甚至用自己高超的裁缝技艺,制作僧服供养整个道场,不收一文。父亲跟我说,当初二姑收到的、存到的钱,甚至是他寄送给二姑的生活费,很多都用到这上头行善去了。当然,这是二姑往生后父亲才从道友那儿得知的。刘月瑛居士舍利  预知时至  二姑为全家、为同修、与为众生的努力付出,常到忘我的境界。今年农历过年,她比往常地卖力为祖母家大扫除,几乎到了把自己累倒的地步。她大年初二凌晨的跌倒,也许是疲累所致,但无从得知。  这并不是第一次跌倒。据道场同修向父亲指出,二姑先前有一次跌倒,随后便私底下向同修说,如果再次跌倒,就是她往生之时。说到这里,父亲似乎能回想起今年大年初一,二姑往生前一夜,在床蹋前与二姑闲聊时,她所透露出的讯息。她对父亲说,你送给我的那观音像好像会对我说话。当父亲将红包交给她时,她则若有所思地说,「不知道用不用得到。」而谈到父亲计划带她于今年暑假先到英国看妹妹,再到美国来玩,顺便来看我时,她则面带微笑地说「我不去了,就你们去吧。」。当时父亲安慰她时,并没有想到她就在隔夜往生。  二姑走了之后的第七天晚上十一点,父亲母亲听到有人按门铃,开门一看,并不见人影,父亲但见一道白光闪过。当夜,父亲即梦见二姑向他微笑含泪,咐嘱照顾我的堂姊后,便随观世音菩萨向虚空中飞去。之后,父亲回到她灵前掷筊杯时,筊杯显示:她已经看过在英国的妹妹、和在美国的堂哥和我了。  三姑刘月娥与二姑长年相伴住在树林祖母的老家,所以很多关于二姑生平的事三姑最清楚。据三姑前天向父亲透露,依二姑的命盘,享年七十二岁。今年往生,正好七十二。不是说修行的纯善之人,数拘其不定吗?我听到此心中纳闷,为何二姑走的时候没有超过命盘之算?我没有追问,但随即从父亲转述三姑的「悄悄话」之中,略可理解一些道理。原来,数年前祖母生病之际(今不在人世)时,二姑就已向观世音菩萨诚心发愿,愿折己之寿换得祖母延年。刘月瑛居士舍利  另外,关于那些不可思议的舍利珠,其实总数并不只这些,有很多在火化结束、清理之际,落到炉底去了。家人心想就随缘吧,所以拾舍利的时候仅得九颗。至于那舍利穿孔的异象,父亲语带哽咽地说,就在这第四十九天,三姑梦到亲口二姑告诉她,这些穿珠之孔是菩萨所赐,二姑希望全家兄弟姊妹(含二姑共九人)连心,能继续团结在一起。

本文链接:刘月瑛居士舍利

上一篇:出家因缘(传喜法师自述)

下一篇:出家可报父母恩